流浪汉收红包嫌少 感叹好人难做但还会继续做公益

发布:2015-12-31 14:56来源:玩聚西安我来投稿我要评论

A-|A+
当别人面临困难时,及时伸出援助之手,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也是人性向善本能的表现。然而,近几年,社会信任的缺失导致一些人做好人难,好心人做了好事反倒吃亏,这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

老板为流浪汉派发百元红包被嫌少

流浪汉收红包嫌少 感叹好人难做但还会继续做公益

淋浴房只有一个小水桶,尚丙辉与困难人群一起生活。

尚丙辉是广州一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十几年间一直和垃圾打交道,但却被人称作“最美破烂王”。多年来他用自己开废品回收站的收入,收留、扶助了不少流浪者。

他收购废品所得收入的1/3,来接济流浪汉。愿意回家的流浪汉,他出钱给对方买票,助其走上回家路;回不了家又缺失劳动能力的,尚丙辉开启了长期接济:每月送去几次粮油用品,并给予五六百元的“应急钱”。目前受其长期接济的流浪汉数量一共有5名。而且这些接济,全靠尚丙辉一人维持。

然而,中国有句很耐人寻味的谚语:斗米养恩,担米养仇。近日,这句话在“天河好人”尚丙辉身上得到印证。受助了三年的黄老伯上个月因为找不到他要接济费,将他告上了派出所。

还有件事让他很委屈。由于尚丙辉生意亏了十几万,手头十分拮据。今年春节,他请流浪人员吃饭,每个人派了100元红包。老人却生气地说:“你以前都是五百五百地给,是不是名气大了,看不起我?”甚至今年8月,尚丙辉因腿伤入院,老人联系不上他,到尚丙辉工作的废品收购站大吵大骂。

尚丙辉的心“受伤”了。除了柴、米、油盐、生活费……尚丙辉苦思冥想:接济之举,是否缺了点什么?

反思:“好人”角色应该怎么做?

流浪汉收红包嫌少 感叹好人难做但还会继续做公益

尚丙辉多年卖废品救助困难人群,花光积蓄为困难人群租房。

实际上,这不是尚丙辉做好人以来第一次受委屈。尚丙辉曾救助过一个在天河客运站乞讨的60多岁老人,不仅租房给他住,还帮忙出钱让他的小孩上学,今年3月,老人却带着喇叭过来骂人。

“对方说,我是政府评出来的道德模范,做好事肯定有政府支助,但对我的资助才给这么点钱,是不是把政府的经费私吞了?”尚丙辉无比委屈。后来,尚丙辉也不解释,渐渐对这名帮扶对象疏远。久而久之,这位受助者离开了广州。

他的志愿者告诉记者,多年来,如果尚老板不将收入的1/3拿出来接济流浪汉和困难人士,他已经有能力买车买房了。

然而,即使这样,误解和委屈仍旧落到他的身上。

如果说这位尚老板是当好人而受到一些委屈的话,下面这位好人则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没有得到感激!

流浪汉收红包嫌少 感叹好人难做但还会继续做公益

流浪汉收红包嫌少 感叹好人难做但还会继续做公益

小伙见义勇为牺牲 获救者谎称其是“自杀”

相信很多网友对这条报道仍然有印象。12月5日1点多,山东小伙郭强在天津市西青区某小区前为救轻生同事跳入河中,救出同事却不幸溺亡。让郭强家属十分气愤的是,郭强明明是救人牺牲,但获救同事和另外两名当事人起初对郭强家属和警方咬定他因感情问题而轻生,直到多人提供证言,三人才改口还了郭强清白。

救人者不幸壮烈牺牲,被救者怕担责,居然称救人者是“自杀”,人性与道德的温度降至冰点,令人胆寒。殊不知,救人牺牲变成了“自杀”溺亡,不仅让牺牲者的灵魂不能安息,而且让活着的亲人在情感上难以接受。虽然,被救者终于良心发现,承认自已撒谎,还了救人者清白,但由此给家属造成的心灵创伤,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难以愈合。

信任危机加剧“好人难做”

近年来,做好事被嘲笑或被怀疑动机的事件时有发生。这极大地增加了行善者的心理负担,让不少人担心:当今社会是否缺乏做好人好事的环境?

实际上,无论是上文提到的尚老板“斗米养恩,担米养仇”还是小伙见义勇为牺牲反被谎称“自杀”,这一切都折射出了愈演愈烈的社会信任危机。

有媒体曾经推出核心报道“我们的社会病了”,指出体魄日渐强健的中国人,心却变得那么小,信任危机始终干预着我们的生活——不敢伸手扶老太、见死不救、做好事被嘲笑……都是如此。虽说这是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型的一种短暂阵痛和必要的成长代价,但仍值得我们警惕。

必须正视的是,当被救者抹黑救人者时,当好心人乐于施舍反而被误解时,这必将越来越多的人推向另一个极端:“各人自扫门前雪”,成为一种“哲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成为一种“座佑铭”;如果至此,当今社会将深陷“好人难做”的道德困境。

流浪汉公益新闻
美图推荐
纯白女孩浴室里的迷情
小僵尸——没有表情怎么混
纯情马尾少女展现恬静温和
明道最新大片 尽显忧郁魅力
瞄~Good Night!
<
>